坑王驾到郭德纲九头案四

摘 要

讹诈贼荒郊殒命,无辜人蹊跷归天,曲木为直终必弯,养狼当犬看家难,墨染鸬鹚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鲜,蜜饯黄连终须苦,强摘瓜果不能甜,好事总得善人做,哪有凡人做神仙。

坑王驾到郭德纲九头案四
日期:十一月 27, 201919:36:44 分类:九头案 评论:发表评论 观看: 15 views 次

故事文字:书接上文,这王包达也是马三的朋友,是个有名的地赖子,喜欢赌博,这天儿呢没事在西直门外逛哒,看到路边树上吊着一个人,戴的帽子不错,想据为己有。结果还没到跟前,马三正好路过,看着这帽子不错,拿下来戴在自己头上,回家了。

王包达看这马三行色匆匆,以为有什么好事,那几天就特别留意他,包括晚上在马三院子里要帽子的也是他。第二天又看到马三抱着个物件往家赶,以为一定是什么东西,这才想到用死人帽子的事儿吓一吓他,好把这宝贝骗来,结果引来杀身之祸。

之前呢,王包达因为赌博欠债,拿自己的漂亮老婆(没天理,王包达这熊样有个漂亮的老婆)还债,答应让车三睡一晚,结果王包达的老婆用剪子扎伤了车三,导致后来车三把王包达的房子拆了,王包达被打的不敢回家才跑到西直门外逛哒。

马三杀了王包达之后,将脑袋和包袱里的另一个脑袋放在了一起,带回家扔在了拆房里,腔子扔在里路边的沟里,盖上杂草。然后从家里出来,进城继续查看情况,适逢街上捉拿小偷,马三做贼心虚吓了一身冷汗。

衙役在街上张贴布告,原来是金叶寺丢了一小和尚,是老方丈最喜欢的小徒弟,叫“蜜罐”,水铺的山东掌柜和油盐店的山西掌柜一起来看热闹,山西掌柜赫然发现这小和尚就是后院醋缸里的一位,但是面不改色,山东掌柜则一直在观察山西掌柜,心里纳闷怎么他面色一点看不出来异常呢(其实是山西掌柜心里素质好)。

第二天山西掌柜起的早,出门发现门口又挂一人头,小心摘下来,拿进屋一看,这个认识,是塔二。

此处介绍下塔家的情况,塔家有兄弟两人,塔大和塔二,两兄弟年龄相差十几岁,父母去世的早,俗话说长兄如父,塔二是塔大养大的。塔大长得人高马大,皮肤黝黑,是个专门操办红白喜事的厨子,塔二则长得一表人才,肤白,是当铺看库的,这在当时是好工作。塔大因为经常不在家,后来听信了邻居的风言风语,认为塔二和他老婆有奸情。

    A+
小岳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