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单口《王半仙》16

摘 要

郭德纲单口相声《王半仙》故事梗概:汪宁是汪宣的大哥,太有钱了,可有一样,太财迷了,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挑一挑大粪从门口过他都得尝尝咸淡,就这么一个人,人对钱啊看法是不一样,钱无论是分文还是百万都应该掷地有声,该慷慨决不能吝啬,该吝啬绝不都能慷慨,但是话虽如此,能对钱这么潇洒的没有多少人。

郭德纲单口《王半仙》16
日期:九月 26, 201812:44:30 分类:王半仙 评论:发表评论 观看: 706 views 次


有的人来说呢还行,财主,为什么说财主呢,我能做钱财的主人,我穿着条裤子一万四,我出去遛弯累了,怎么办呢,地上不管是下了雨有水什么的,咕噔,我敢坐那歇着,我不用考虑这条裤子一万四,我是财的主人,我有权利支配它,这算是上等的人物了,还有的人就是财迷,身上带点钱要了亲命了, 这带着四十块钱不敢走道了,怎么呢,总怕人偷了去。

上街走几步掏出来,又走几步又掏出来了数数,走几步掏走几步掏,一会儿搁错了兜了,一掏没有,白毛汗都下来了,到最后这四十块钱花不了了,搓成白纸了,这是财迷,还有人就是财奴,钱财的奴隶,咱们说过去那地主老财,这类居多,家里有钱,占着房躺着地银行存着多少多少钱,但是,对钱财来说不敢妄动,舍不得花,家里多少人这一吃饭,永远是白菜帮子,白菜弄来简单洗吧洗吧,连白菜疙瘩都搁到锅里边,来一瓢白水煮,煮开了抓一把盐搁里边,放油的时候得老爷自己放,拿油瓶子整根筷子,筷子头里边绑着一铜钱,搁里边一蘸,拿出来搁在锅里一晃悠,紧跟着又放回去了。

大年初一打了半斤油,到年三十一看还剩七两,带回二两水去,家里边弄一大饽饽,他吃的高兴,家里人吃不了这个谁吃这个啊,你想,那饽饽扔出去把狗砸一跟头,都可以当防身凶器,这个年头带这饽饽出去,说实在的,上飞机都得托运,怕你劫机,家里人怎么办呢,同着老头,一人拿一大锅,在这儿啃一口扔那了,老头高兴,家里边发财都吃不多,挺高兴,其实他不在人家都吃好的。

比如说这吃完拾掇完,老头背着筐出去拾马粪去,这么有钱,他拾马粪,为一泡马粪捡大兴能追到巴县去,他走了家里做饭吧,肉山酒海、煎炒烹炸、焖鱼熬炖,等他回来,碗都拾完了,人都睡了一觉醒了,可也有这个时候啊,老头刚走这炒菜呢,下雨了,坏了,快回来了,这要是回来一进门老头瞧见熬鱼炖肉老头能疯了,赶紧抓两把黄豆,上大门口,哗一洒,吃吧,没事了。

咱们说的这位汪宁汪大爷,比财奴还财奴,你想他对自己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年四季就这一套衣服,补丁摞补丁,所以说今天四喜一说出来,咱们去求大爷吧,汪宣摇摇头,我哥哥我还不知道吗,他不会管咱们的,哪怕我死了他都未必来呀,四喜说您别这么说,我去一趟吧,我见一见大爷,如果说我去说您死了,他不来咱么拉倒,回来咱么一块上吊,那你去吧,好勒,汪宣跟这等着,四喜由打这儿出来赶奔大爷汪宁的家,一进门汪大爷正在门口站着呢,你干嘛来了,我给您送信儿来了。

我们二爷啊死了,哦,他有什么遗产留给我啊,四喜眼泪都下来了,怎么这样呢,亲哥们这是,我什么都没碰,人跟那不灵了,您怎么着看在同胞之义,您也得去瞧一瞧啊,好,来人呐,厨房里边给我盛一碗红烧肉,拿两根蜡烛,我去看看我兄弟去,四喜到门口说您稍等一下,我进叫花棚啊安顿好您再进来,省的太脏,好嘞,这儿进来了,汪宣说怎么样来了吗,来了,听说您死了吊孝来的,哥哥带什么东西来了, 棺材?寿衣?

没有,两根蜡烛一碗肉,您这样吧,事已至此咱们只当是演戏了,您躺下,看大爷进来怎么说,两根蜡摆好了,汪宣躺在这,脑袋头里边呢搁这碗红烧肉,这一撩帘,请大爷,大爷打外边进来了,兄弟啊,我的亲兄弟,你怎么什么都没留下啊,汪宣差点没坐起来,心说这是我亲哥哥吗,大爷来在跟前,没跪下,噗通一下子坐下来了,哎,你我是一奶同胞啊,怎么想你就死了呢,跟这哭絮絮叨叨。

汪宣还真没注意他,就觉着鼻子里边一阵一阵的红烧肉味,心说我跟它久别了一段时间,一伸手,趁着大哥没瞧见,抓了一块肉,就在头里边抓着一块肉,啪仍嘴里边了,大爷这絮絮叨叨最后一面我未曾见到你,短一块啊,怎么着,他出门数来着,不对!刚才是九块怎么短了一块呢,四喜说大爷您的心够宽的,二爷都死了,哎呀,我的兄弟啊,又短了一块,怎么呢,他这一哭那边偷一块,大爷说这不对,拿手一拍汪宣的肚子,你真死了吗。

啊我真死了,死了还说话啊?再瞧二爷坐起来了,哥哥您真是我的亲哥哥,你了不起啊,亲兄弟死了,你就这样对待我吗,大爷站起来眉毛都立起来了,好哇,诈死瞒名骗我的肉吃,真真岂有此理,一伸手把这肉碗端起来了,两根蜡烛拿过来,噗噗,手上一夹,太不像话了,把那俩萝卜给我,怎么呢,二爷头那边还有俩萝卜呢,那俩是我的,犯了错误是要受到惩罚的吗,拿着回去了。

汪宣站起来,四喜,来吧,我就知道有这么一手,你先来我先来啊,您先来吧,您说义主我是义仆,您死了之后,我好再死我伺候着您,不行啊,你是义仆我是义主,你死头里给我开路,俩人在这争竞,叫花棚以外来了四十兵丁,头里走的是奉旨的钦差,托了一大盘子,里边是蟒袍上面放着玉带,最上边是乌纱帽,已经扫听来了,有找着当地衙门,说这位二爷汪宣现如今沦落到乞丐之中。

来到这钦差看了看左右,大人,这就是汪公馆吗,对,有请w汪大人,里边这两位正要上吊呢,找谁呀?找汪公馆汪大人,这怎么回事,四喜你出去看看,四喜出来了,干嘛啊几位,问一下这里是汪公馆吗,四喜心说我是要死啊,我瞧这人都是疯子么这不是,这是叫花棚,啊是,您几位找哪位,我们找汪大人,大人可曾在公馆,大人正忙着上吊呢。

    A+
小岳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