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张鹤伦郎鹤炎《我为歌狂》相声台词完整版

小岳岳
2230
文章
233
评论
七月 11, 201817:11:31欢乐喜剧人张鹤伦郎鹤炎《我为歌狂》相声台词完整版已关闭评论 4,620
摘要

比利呢,买了一条裤子。这裤子的标签能摘吗?比利说,可别动。摘了就看不出来新买的,人说你裤兜线开了,裤拉链也生锈了。一看就是马路边上,买的便宜地摊货啊。这么一个过程,

郎:没必要,
张:你撒开我,拉拉扯扯干什么?我表呢!我表呢!
郎:咱别闹。
张:干嘛呀上台来就这两分钟,至于吗?
郎:我戒指呢!我在我六个戒指没了,
张:六个戒指,都在冯导那呢!我跟你说啊,
郎:行,待会我上丹丹老师那儿拿去,
张:咱别闹,好好聊天嘛,就说话嘛。就说现在唱歌来说,
郎:唱歌你怎么样?
张:你懂吗?
郎:我知道啊,
张:什么年代能听出来吗?
郎:太能了,
张:简单来一首。
郎:来,
张:大伙听这个啊,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这首歌给你快乐,你有没有爱上我。
郎:大伙都说没有,
张:知道这什么年代的吗?
郎:知道,00后啊,TFboys
张:行啊,
郎:仨小帅哥。
张:行啊,我这人眼看狗低了,
郎:我怎么还是狗啊?往下来呀,
张:来来听这个,丑八怪,别把脸扭过来,
郎:谁丑八怪?谁
张:干什么?干嘛呢你这,他让我干什么?扒拉我干什么呢?
郎:把表还给我你
张:唱个形容你的歌,
郎:薛之谦90后都爱听,
张:还真知道啊,
郎:那可不,
张:听这个,你爷爷我小的时候,
郎:行了行了,这是你爷爷死以后唱的,
张:干嘛骂街呢!
郎:谁骂街了?
张:这个词儿吗?词儿,怎么啦?
郎:词是我爷爷?
张:说就完了呗,我小的时候,
郎:没完了是怎么着,
张:跟您开玩笑嘛,
郎:咱别闹了,
张:不闹了啊,确实现在来说年轻人都喜欢流行歌曲,现在唱这些,大家都有共鸣吗?
郎:都有感触,
张:但是我说实话,我真是我真是80后,你别笑啊,停,
郎:不是说实话。我就怕她笑,
张:八五年的我本命年。我还穿着红的呢,我跟你说,
郎:不是不是,等会儿等会儿,八五年是本命年,那你,那我们瞅瞅吧,
张:你不能帮着我点吗?
郎:我已经很帮你了,
张:咱不是从年代来说,真是八五年的可能长得略显老一些,像我们那年代喜欢听什么呀!
郎:什么呀?
张:周杰伦,
郎:我也喜欢,
张:小天王啊,现在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周杰伦的歌曲,比方说有一首歌,叫套马杆,对。
郎:不要脸啦,
张:怎么啦?
郎:套马杆跟周杰伦没关系,
张:不是这没关系,不要紧啊,套马杆是神曲,
郎:是吗?
张:他可以唱周杰伦的歌,
郎:怎么会呢!
张:你看周杰伦,比方像青花瓷,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套马杆唱正合适啊。
郎:怎么唱啊?
张: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是这个吧,
郎:这是套马杆。
张: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而我只为遇见你伏笔。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兮。习武之人切记。忍者无敌,是谁在练太极,风生水起,习武之人不屈,一身正气,嘿,巴扎嘿。
郎:别说您这么一唱还真行啊,
张:行吗?
郎:行啊,
张:当然了,这是能耐。
郎:是吗?
张:对于周杰伦来说,真是我的偶像,当然有朋友说了,周杰伦唱好多歌,你听着就觉得听不清是什么词了?
郎:有点浑浊,
张:对不对?好多你能知道吗?我知道啊,他有清楚的歌吗?
郎:太有啦,
张:比如,
郎:《千里之外》就特别好,
张:怎么唱的?
郎: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张:宝贝,这就是费玉清唱的,
郎:这也有周杰伦。
张:周杰伦唱,跟她有天壤之别,费玉清清澈嘹亮。头看着上方,手指着上方的灯,这只手跟这边里边蹭,真情像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郎:蹭哪呢!
张:叫人家唱歌的特色,
郎:没您这么夸张的,
张:真的,但是确实,周杰伦好多歌听不清,比如有一首叫《烟花易冷》,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你听清了吗?头一句词,雨纷纷,秋裤里草木生。说明这个人不爱洗澡,知道吗?秋裤里都长草了。一根一根的往外钻,你知道吗?
郎:别说了,多恶心啊那个,
张:怎么啦?
郎:不是您看错词了。
张:我看见了,
郎:看错词那就说库里呀?雨纷纷秋裤里草木生啊,旧故里。
张:旧故里草木深。怎么还有韩语呢!旧故里草木深。不是人就是旧故里草木深不是秋裤里。
郎:阿西里啦旧故里思密达。
张:导演,这是不是骂街呢!
郎:谁骂街了?
张:这是不是有点歧视我的意思?
郎:你跟真听得懂似的,
张:韩国语咱能会吗?
郎:别来这一套,
张:韩国话,我跟你说,虽然很难,韩国话咱不会,韩国歌咱会唱,
郎:真的假的?
张:我的天哪。I Believe~~~我们宋仲基思密达。
郎:您别来这个,您刚才唱的真是韩文啊!您这什么意思啊?
张:什么意思?就是说有一个人叫比利?比利呢,买了一条裤子。这裤子的标签能摘吗?比利说,可别动。摘了就看不出来新买的,人说你裤兜线开了,裤拉链也生锈了。一看就是马路边上,买的便宜地摊货啊。这么一个过程,
郎:你是这么唱的?
张:对呀,再来一遍。哎,比利,裤子标签要摘吗?可别动,摘了可就看不出新买的,裤兜线开了,裤拉链也生锈,一看就是马路边买的,便宜的地摊货。
郎:干嘛呀这是
张:韩语,
您这是韩语,中国字外国味,
张:怎么啦?这不是好好让大伙听听,
郎:您来点更好的有没有
张:代表作,有一首代表作,是我经常在琢磨,我的演唱得跟德云社有关系。有一首叫妹妹来看我,那给我们唱唱,听一听这感觉,妹妹若是来看我,不要从那小路来,小路上边的毒蛇多。我怕咬了妹妹的脚。妹妹若是来看我,不要坐那飞机来,飞机上那的大款多,我怕妹妹跟他们过,妹妹若是来看我,啊,不要来到德云社,德云社你的流氓多,流氓头子他姓郭。
郎:别唱了。

  • 本文由 发表于 七月 11, 201817:1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