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云鹏《我忍不了》 剧本台词完整版

小岳岳 七月 30, 201813:49:36 评论 2,925 views

岳云鹏:亲爱的朋友们,给您拜年啦,我是相声演员岳云鹏给您拜年啦。
孙越:我是孙越给您拜年啦。
岳:等会儿!
孙:我干嘛等会儿啊。
岳:你叫什么。
孙:孙越啊。
岳:孙越,祝你平安哪。
孙:哪个孙越啊
岳:你不唱歌的吗,心情不错、我心飞翔。
孙:我飞得起来吗我?
岳:怎么又胖啦。
孙:什么叫又胖了,说相声的。
岳:说相声的孙越。
孙:对啦。
岳:得有500多斤吧。
孙:这人有500多斤的吗。
岳:多少斤?
孙:你问这干嘛啊,260。
岳:还说260啊。
孙:什么叫还说啊。
岳:我老问他多少斤,他老跟我说260,260。
孙:一直260。
岳:后来我才明白,那个秤就到260。
孙:我让秤蒙了。
岳:我怎么知道他500多斤啊。
孙:你怎么知道啊?
岳:后来他用俩秤一脚站一个全是260。
孙:合着我半扇儿260。
岳:500多斤大胖子。
孙:没那么沉。
岳:瞧不起你这样的人,忍不了你这样的人,对社会没有贡献,整天胡吃海塞。
孙:各位瞧见了吗,现在社会就这么一种人,这瞧不惯那瞧不惯,这忍不了那忍不了,就是你。
岳:谁啊?
孙:你。
岳:社会上单有这么一种人办的事让人忍不了。
孙:什么事忍不了?
岳:前两天。
孙:啊。
岳:前两天我上西单去旅游。
孙:旅游!那叫旅游啊?
岳:那叫?
孙:逛街。
岳:西单去逛街。
孙:哎。
岳:我准备去西单图书大厦买一本书看。
孙:学习学习。
岳:西单图书大厦门口有那书的建筑。
孙:雕塑。
岳:有吧。
孙:有。
岳:有人在上面乱写乱画你忍的了吗?
孙:哎呦,这是旅游的不文明现象。
岳:这是哪啊?
孙:哪?
岳:这时文人的天堂。
孙:哎。
岳:这里包含着素质和涵养。
孙:对了。
岳:我忍不了。
孙:怎么办?
岳:我抵制他们。
孙:你怎么抵制啊?
岳: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父母是怎么教育你的,老师是怎么教的你,臭不要脸。
孙:嘿!哎呀!
岳:我后边画了几个圈圈。
孙:这圈圈是?
岳:我诅咒他。买完了书我就回家呀,我得坐公交车呀。
孙:是啊。
岳:上了公交车我都忍不了。
孙:又有什么事儿啊?
岳:一会儿上来一个老大娘,六七十岁了。
孙:上岁数了。
岳:走道颤颤巍巍,站都站不住了。
孙:岁数大了。
岳:但是公交车上没有人让座你说多讨厌。
孙:哎呦这都什么素质啊。
岳:要么低头看手机,要么假装睡觉,我的天呐。
孙:你看看。
岳:气的我都坐不住了。
孙:对了,气的他都…嘿,等会吧嘿,气得你都坐不住了?
岳:嗯。
孙:你有座啊?
岳:嗯。
孙:那你怎么不让啊?
岳:我也累啊。
孙:诶,好,这叫什么理由啊。
岳:你还别说,真有一位30多岁的大姐她让我起来。
孙: 她让你起来?
岳:给我起来,起来。
孙:哇,这是大姐吗?
岳:我说大姐,你岁数也不大啊.。
孙:这是岁数的事吗。
岳:你凭什么让我起来啊。
孙:对啊。
岳:别废话。
孙:呃。
岳:这是我的座。
孙:呃,你的座?
岳:大姐怎么证明是你的座呐?
孙:对呀。
岳:我是售票员。
孙:诶,嗨!坐在售票员那。
岳:好嘞,售大姐。
孙:呃,售大姐。
岳:你坐这你坐着。
孙:什么叫售大姐?
岳:售票员不就售大姐吗。
孙:别胡起外号。
岳:你说你直接坐那不就完了吗。
孙:对呀。
岳:没有,他让那个大娘坐在那了。
孙:你看看人家这个素质。
岳:站起身来,我就忍不了。
孙:怎么又忍不了了。
岳:我看公交车上的人什么人都有。
孙:各式各样。
岳:要么打电话,声音特别的大。
孙:大声喧哗。
岳:还有人戴着耳机听歌。
孙:有这样的。
岳:听就听吧,还唱出来。
孙:不由自主啊。
岳:唱的什么破歌啊那是。
孙:什么歌招惹你了。
岳:啊….. 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五环,这什么破歌啊这是。
孙:挺好的歌他给人胡改,多讨厌啊这人我告诉你。
岳:行了,呵呵,关键是啊还有人在公交车上吃东西。
孙:吃东西怎么了。
岳:按说吃东西很正常。
孙:嗯。
岳:吃早点节省时间,可是他吃那个东西,我的天啊。
孙:您怎么了呢?
岳:我都忍不了。
孙:不是他吃什么了?
岳:打卤馕。
孙越:打卤馕。
岳:嗯。
孙:什么样啊?
岳:就底下一个馕上面一层打卤,打卤馕。
孙:底下一个馕上面一层,这叫披萨吧?什么都不知道。
岳:天啊这么神奇吗。
孙:废话这叫披萨。
岳:无所谓,反正还有人啊在公交车上搞对象。
孙:谈恋爱啊。。
岳:你说多讨厌,按说搞对象很正常,但别在公共场所谈恋爱啊。
孙:哦,是啊。
岳:是不是?我虽然没有搞过对象,但是我岁数小啊。
孙:哦,你岁数小。
岳:是不是,我要是搞对象的话。
孙:等会等会,你等会,你岁数小?
岳:嗯。
孙:看着是不大,你多大岁数啊?
岳:我17 8了,如果我搞对象。
孙:哦,17 8了你等会你抬头纹都开了知道吗?说实话。
岳:我19了。
孙:哦,1岁啊,说实话。
岳:20多岁,如果我谈。
孙:诶,你等会如果你这样我忍不了啊,说实话。
岳:不到四十。
孙:嚯,小半辈都过去了。
岳:如果我谈恋爱绝对不在那谈恋爱。
孙:人家怎么了?
岳:那是公共场所啊。
孙:嗯。
岳:这两人又搂又抱。
孙:哎呀。
岳:又啃又亲。
孙:诶哟。
岳:我的天呐。
孙:有点不雅。
岳:我忍不了。
孙:你怎么办?
岳:我抵制他们。
孙:你怎么抵制?
岳:我拍拍那个小伙子肩膀。
孙:啊。
岳:小伙子,该让让了啊。
孙:该让让了?你得得得得,别闹。
岳:我都准备好了。
孙:准备什么呀,这有让的吗这个。
岳:怎么啦。
孙:人家谈恋爱能叫让让啊。
岳:怎么了?
孙:没有这样的啊。
岳:我得下车了,我让他挪一挪 、让一让怎么了?
孙:哦,哦哦,这你下车你挪挪地,让人,嗨!
岳:你以为呢?我的天呐,流氓。
孙:谁流氓啊。
岳:是不是流氓?
孙:什么呀,我以为挪挪窝呢。
岳:我得下车了。
孙:对啦。
岳:我一下车我就忍不了。
孙:怎么啦?
岳:我看见有人往车外扔东西。
孙:哦,这马路上随便扔东西。
岳:啊,多讨厌,前两天电视上可说了好几个环卫工人因为这个酿成了大祸。
孙:出事了。
岳:你心里难受不难受?
孙:难受。
岳:你别扭不别扭?
孙越孙:别扭啊。
岳:我忍不了。
孙:怎么办?
岳:抵制他们。
孙:怎么抵制?
岳:我看谁往车面扔东西捡起这个东西我就追他去。
孙:额,你等会儿,你追汽车啊?
岳:啊。
孙:你追的上啊?
岳:前面红绿灯能给他控制住了。
孙:哦,有红绿灯,这还挺好。
岳:真有人啊往车外扔烟头。
孙:是啊。
岳:捡起这个烟头我就追他去了。
孙:追他
岳:红绿灯真给他控制住了。
孙:嗯。
岳:我就敲他的玻璃。
孙:对。
岳:我得跟他说道说道。
孙:你教育教育他。
岳:梆梆梆,敲玻璃。
孙:嗯。
岳:你猜怎么着?
孙:怎么着?
岳:他递出了一块钱。
孙:好,拿你当要饭的了。
岳:我这模样像要饭的吗?
孙:哪不像啊?
岳:我忍不了。
孙:啊。
岳:烟头给他递过。
孙:是。
岳:你猜怎么着?
孙:怎么着?
岳:他递出了十块钱。
孙:额,怎么又涨价了?
岳:他说让我买一盒抽。
孙:好,还真疼你
岳:你忍得了吗?
孙:我忍不了。
岳:我能忍。
孙:额,你怎么忍了?
岳:呵呵,我那天靠这个挣了一百多,嘿嘿。
孙:好,这不就是要饭的吗。
岳:哎,我开心呐。
孙:这样还开心呢?
岳:有了一百多块钱我决定出去玩去。
孙:还玩去。
岳:旅游。
孙:还旅游。
岳:这叫环游世界。
孙:这一百块还环游世界?
岳:想想我就激动。
孙:你别激动了,一百块钱干嘛去了。
岳:坐飞机去。
孙:你等会吧,一百块钱坐飞机?
岳:啊?
孙:哪有这么便宜?
岳:打折机票。
孙:打折也不会一百块钱啊。
岳:去的这么近呐。
孙:哪啊?
岳:保定。
孙:哦,保定。
岳:我吃驴肉火烧,多放肉。
孙:别放肉,你还多放肉,那保定有机场吗?
岳:石家庄啊。
孙:哦,省会。
岳:你忘了咱俩一块去的。
孙:哦,咱俩一块去的?
岳:啊。
孙:上个月,咱俩一块去的?
岳:对呀。
孙:咱两一块去的,你的机票一百多。
岳:对呀。
孙:你怎么要我三百多呀?啊,不是。
岳:你肉多,肉多。
孙:哦,坐飞机肉多还得加钱呐。
岳:我们结伴而行到了飞机场过安检的时候人不让他上。
孙:不让我上。
岳:说他得托运。
孙:这人有托运的?
岳:后来他一亮身份证,同志我是人,人一瞧,哟,真是个人太神奇了。
孙:诶,这好。
岳:还是身份证管用。
孙:是啊。
岳:这才上去,上飞机了,我们坐在那个经济舱啊。
孙:便宜啊。
岳:一会广播通知了,飞机晚点了。
孙:保不齐。
岳:按说很正常啊,但是他特别讨厌。
孙:怎么啦?
岳:一会要这个一会要那个。
孙:我要什么了?
岳:空姐空姐给我来个枕头。
孙:哦,我枕着。
岳:一会说空姐空姐给我来个安全带我这个不够长。
孙:嘿嘿嘿嘿,嘿嘿安全带你这么系是不够长。
岳:怎么系啊?
孙:这么系。
岳:这么系也不够长。
孙:诶,这好,这是得要一节。
岳:还得再加一节。
孙:哎呀。
岳:多讨厌。
孙:你等等把,这可不是我讨厌。
岳:嗯。
孙:这可不是我讨厌,这是我应有的权利,是不是飞机上你也能要。
岳:我也能要吗?这么神奇吗?
孙:那是啊。
岳:空姐空姐,给我来个麻辣香锅。
孙:对 。
岳:多放肉。
孙:多放什么肉,有要麻辣香锅的。
岳:自己的事自己办。
孙:对呀。
岳:亲历亲为。
孙:没错。
岳:我觉得热了。
孙:啊。
岳:我自己把舱门打开了,哎呀。
孙:额,这你,你打舱门干嘛。
岳:凉快啊。
孙:别凉快了,你打舱门干嘛。
岳:我热呀。
孙:你热也不能打舱门。
岳:关键是我得散散烟啊我得。
孙越:噢他还得散散烟,抽着烟啊,别抽了,过来,我刚才就想说你了,那飞机上有自己打舱门的吗?飞机上不让抽烟知道吗。刚才就想说你 你瞧你前面办的事。所有不文明现象您都发现了 您都抵制了 抵制完了呢?你犯的事比这还不文明,一天到晚张嘴闭嘴忍不了 忍不了,老话说的好乌鸦站在煤堆上瞧见别人黑,瞧不见自己黑说的就是你我们就该抵制你这种人,气死我了快。
岳:是我犯的事不对。
孙:您得承认啊。
岳:但是您办的事更丢人啊。
孙:我怎么丢人了?
岳:飞机到了目的地我们都往下走啊他也往下走。
孙:啊,我到地了。
岳:空姐给他拦住了。
孙:拦我?
岳:等会等会你不能走。
孙:对啊。
岳:空姐是,我刚刚是麻烦你了,但你不能不让我走啊。
孙:对啊,不让我走啊。
岳:我到了,你看多神奇。
孙:我到地了。
岳:那你也不能走。
孙:凭什么啊?
岳:凭什么不让我走?为什么不让我走?
孙:对啊。
岳:同志您走可以,把椅子给我们留下吧。
孙:我卡那了!

小岳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