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四:登台

一个平凡的粉丝 七月 23, 201915:13:50 评论 160 views

先生幼时身形比现在还要瘦削一点,民国风格素色的大褂和裤子像是套在了他的身子上。露出了纤细的手腕,小辫子垂放在前方身子左侧,颇有大家风范,小小年纪倒是有一种“世间尘事与我无关,一心只为京评戏梆”的潇洒风骨。

一袭素衣,三丈台上,御子打响,嗓音之透彻,韵味之悠长,穿墙过耳,一鸣惊人,再俘人城。是祖师爷赏饭的条件,躲开了一根筋的倔强和五音不全的魔咒,得益于天意赋秉与后期熏陶。

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年幼,没有太多的挂虑,先生幼时清唱太平歌词的态度按现在的话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终究还是孩子,稍微不注意,忘了词或者错落了板子,先生为人处世倒是不急不慌,错了就重新唱,再错再重新来,一遍又一遍,底下的观众看着这位不会像平常人面红耳赤的孩童,也是觉得新鲜,从而不会在意这些细节,反而被逗笑了。哈哈哈哈。

直到现在,师父都不否认先生的才艺,业务技能是属于优秀阶级的。师父最后压轴,先生的节目肯定在倒数第二,按师父说的“换了旁人,接不住活”。那个时候的传播环境,媒介并不算发达,所以传播有了一定的局限性,作为南方的我,直到上了大学2012年左右才知道“相声”、“京剧”、“太平歌词”等等这些传统艺术形式。在这粤语文化为主导的地方,北方习以为常的文化对于我们来讲真的就是珍稀精品,只可远观,不可近闻。

在这样简陋的环境下,先生依旧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追随者,现在我们统称“粉丝”。先生幼时主要以相声演员本门的“唱”为主,有时候会给师父做辅助,架着快有自己高的三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双目炯炯有神,乖巧懂事的坐在师父左侧,弹着他人望其项背的传统乐器。

当年的德云社还是家族性的企业,师父不像现在这般忙碌,先生聪颖,学习快,京剧,评剧,河北梆子,河南坠子,京韵大鼓,三弦,快板种种琳琅满目的传统艺术,几乎都收获囊中。师承名师,出高徒。涉世未深,却已经是毓质名门。(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