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九力先生的文

一个平凡的粉丝 八月 13, 201919:08:09 评论 1 views

在百度上对于董九力先生的简介为:德云社相声演员,本名董建斌,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特长绘画。先生的本名为:建斌,一看就是80年代末的名字。先生经常调侃自己“90(九龄)不要他了”。

第一次在荧幕上看到先生,契机是先生被队长查作业。先生身穿藏蓝色大褂,站在逗哏的位置上,队长站在先生左侧。从先生打御子没到点的瞬间,觉得又是一个宝藏男孩了。再往后跑调走到了太平洋的“那庄公~”三字一出,我捧着手机笑的像个中彩票的傻子一样。看着先生倒是一脸的理直气壮,丝毫没有做错事的愧疚与脸红,把队长无奈崩溃的表情忽略不见,然后沉迷于自己的优秀当中。

先生的言行举止特别像小时候带着孩子闯天涯的邻居哥哥,不是很厉害,但是不害怕。傲娇和秒怂在先生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耍帅从来不过三秒,随后双手紧握放在身子前方,耷拉着小脑袋,像是个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包的小顽皮,大眼睛咕噜咕噜的转,观察着周围环境,想办法脱身。

为了写此文,扒拉了一天关于先生的微博,百度以及知乎。信息都非常少,于是转换了方向,把德云社的公众号也翻了个底朝天,依旧没有太多的信息。

看先生和李九天先生的相声,风格确实有点轻松搞怪 。先生的表情和动作欢脱得像只兔子,时常怼一下观众,皮一下搭档,疯起来连自己都怕。观察过先生的演出,只要不遇上队长查作业,一切都还是很正常的。哈哈。在微博搜索先生的名字,关联出来有一些对先生的评价,大体总结为“虽然唱歌会跑调,但是进步空间很大”。先生的进步,我们从视频可以看得出来,从内心可以感觉得到,先生在一步一步累积着,未来可期行之千里。

先生的微博名字“老浣熊董九力”。关于为什么是“老浣熊”而不是“小浣熊”现在都不能理解。许是因为后者有点干脆面的走向吧。为了更加了解先生,特意去查了“浣熊”的物种,看到动物画像,散发着一种呆萌呆萌的气息。先生最初的微博昵称为“让浣熊飞一会儿”,看来这只萌物是深得先生欢喜了,8年了都忘不了。

按先生的年纪来算,已经是而立年华了,30岁男子应有的圆滑和世故在先生的眼神中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德云社是个神奇的地方,心都不容易老的吧,相由心生,境随心转。长时间接触下来,都是一群三岁的稚孩。

倒回去看先生的照片,如今这个老干部发型是由来已久了,历史可以追溯到了6年前。先生站在台上演讲,透着屏幕都能感受到战战兢兢这个成语的深刻阐述。先生上穿常版短袖白色衬衫,下着黑色西裤,脚蹬黑色皮鞋。此形此景,像极了“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然而还是个孩子。

先生只要不站在队长旁边,就是一个没有束缚的螃蟹,想怎么玩就怎么耍。在和朋友拍照时挤眉弄眼的,笑得嘻嘻咧咧的。相声这个职业,由于行业因素,过程会非常重复和乏味,能在这样的环境当中长时间的保持着这般纯真,心地质善的品质,确实不简单。

先生尊师重道,显示得非常明显。拜师的那条微博,如今都置顶位置。对于队长,先生是尊与敬。在许多行为当中,敬畏是因为认可与疼惜而产生的行为观念。关于同门师兄弟,先生是敞开了心扉的。

先生有两个深入人心的梗“香菜”以及“脑瓜疼”。碰巧了都是和队长有关联。套用杨九郎先生的一句话“谁不是被逼上梁山的”。前不久先生唱的《锁麟囊》,只觉得,未来可期,指日可待。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希望先生在自己的风格道路上,遇见繁花似锦,丰茂年华。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