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鹤彩——离开德云社单飞的徒弟

小岳岳 十二月 8, 201920:06:11 评论 267 views

以下文章转载自新浪微博@高鹤彩 微博长文,版权归原作者高鹤彩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原文地址:我是德云社出来单干的徒弟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高鹤彩

本人高鹤彩,2002年河北经贸大学法学院毕业,法学学士,现在上海经营一家贸易公司,虽没有大富大贵,但养家糊口足矣。2014年5月就已不在德云社就职,今师父遭人污蔑,作为徒弟出来说句公道话应是理所当然,却遭无耻之徒疯狂指责、谩骂,是君子当面来找我,我在上海随时恭候。

同时本人感谢真正的衣食父母对我的关心与厚爱,2015年在上海创办了“笑乐汇相声会馆”,坚持每个周末演出,虽然相声艺业不精,但竭尽所能演出为大家带来欢乐,承蒙上海观众厚爱,总体评价还算不错(大众点评五星)也算没给师父丢脸。

由于自幼酷爱相声,2006年考入德云社“鹤”字科学艺,不仅我本人,整科的学员都没有交过任何费用,学艺第一年每周末上课,下课后后台听活(看老师们现场演出),演出结束帮忙打扫卫生,每月月考,成绩不达标者被淘汰;第二年以上活为主(准备节目)老师觉得可以上台后统一安排德云书馆演出(这时候没有演出费钱,有交通补助每人20元)节目数量达到30个,学员可以拿演出费每场75元;第三年观众反应不错的学员,并且节目数量达到30以上到小剧场参加演出,拿演员工资每人每场150元,按月发放。(演员级别不同场份不同,最高可以拿到500元/场)当时我们学员别说给钱了,就是一分不给能让我们参加演出都是万分荣幸的,因为相声学习与众不同,口传心授,但更重要的是要见明场,要登台演出,舞台上的历练对于一个演员的成长才是最重要的,没有舞台你什么都不是,长不了经验,学不了能耐,所以说能到小剧场演出那是很难得的机会,每个学员也自然相当努力与珍惜,从开始每周两、三场到后来七、八场,学员收入也是高于当时相声业内同行收入的。师兄弟中有人学历不高,没有其他正式工作,(备注:德云社中一部分人都是白天有其他工作,晚上和周末才到剧场演出,遇到工作与演出冲突,提前请假可以不来演出)能靠说相声挣到这个钱已然是相当不错了,有些师兄弟还住在师父南五环的德云基地,管吃管住,有班车接送。

2009年拜师,师兄弟们每人2000元,用于师父、师娘、引师、保师、带师和主持人购买金戒指各一枚,师父、师娘每个徒弟回礼一份,玉竹扇一把(北京十里河老董)价值1000元,红木醒子一块、玉子板一副价值600元,手绢一副价值50元。本人在师兄弟中年龄较长,大学毕业两年后结婚,婚后有一女,师父、师娘甚是疼爱,每逢佳节,都给爱女红包,少则2000元/次。另我与搭档张鹤帆每年对外商演3-4次,每次6000元(演员级别高的还要多)这个钱都是现金,由栾云平师哥亲自发到我们手里!

当今社会困难时候借钱最难了,2010年本人购房向师父借款五万,师娘立刻安排公司财务给我打了款。

2014年公司业务调整到了上海,被迫放弃了德云社这个舞台,经过努力拼搏公司业务发展得相当不错,还是那句话,虽没有大富大贵,但足以养家糊口。2015年经师父允许,创办了“笑乐汇相声会馆”并以艺名高鹤彩对外宣传,虽没把相声当成主业来干,但每场演出我们都尽心尽力,做到对得起每一位捧场观众,这是师父教导我们的:艺德就是要对得起观众,对得起观众的票钱!

师父教我说相声,给我提供历练的舞台,自己长了能耐,学了本事,生活上也给予帮助,做人要知道感恩,我实事求是说出我该说的,问心无愧。告诫那些无端指责、不明事理的无耻之徒,有能耐上海来找我,我光明正大不怕与你见面,否则免开尊口!​​​​

小岳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