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八队人员普及文

一个平凡的粉丝
44
文章
0
评论
一月 11, 202115:19:32 评论 426
摘要

前言:我敬重和满心欢喜的男孩们,酒与茶,还有故事都在此文了。不想用太华丽的词语,平平淡淡的叙述为主。我写时,没有一丝不敬,望周知。

德云八队成员(排名不分先后):张云雷,杨九郎,董九涵,孙霄尧,郭盖,郭底,董九力,李九天,姬鹤武,王鹤江,李九春,韩鹤晓,张鹤帆,李斯明,梁鹤坤。

不容多想,落笔时浮现脑海的就是德云八队队歌演奏的场景。队长和九郎站前方,附上包包的吉他,独有荡气回肠,指点江山的气势。歌曲前奏准备期间,后方排列的队员,一点也没有相声表演时的游刃有余,小心翼翼的偷瞄歌词的,悄悄和旁边队友交流情报的或者忐忑不安害怕查作业、两手无处安放的。各种表情站姿让人忍俊不禁,感慨这和谐逗趣的团队氛围。

有些宝藏男孩的微博甚少,超话、百度翻了一遍得出来的资讯也还是寥寥无几。原谅我知识浅薄,甚至有些孤陋寡闻。幸好队长有日常带队员故事演出的习惯,才弥补了人物阐述的不足。

提起八队,印象极其深刻是九力的《卖药糖》。也难为了这个89年,经常标榜自己是90后,但是90(九龄)又不要他的年轻人。正常演出发挥还算良好,一旦被队长和德云女孩防不胜防的查作业,就真的是应了那句话“脑瓜疼啊脑瓜疼”。

九力不吃香菜,整个八队都知道(现在很多德云女孩也知道了。队长和九郎演绎《汾河湾》时就有个小细节,队长使包袱时脱口而出点餐不要香菜。但是霄尧似乎以此为乐,各种微博@九力吃香菜提高记忆力,要不就是点赞香菜饺子微博。这种相处模式,像极了革命性友谊。因为相互宠溺,兄弟情深,团结有爱,所以我的玩笑戳中了你的笑穴。

霄尧先生也是位奇人,在这灯红酒绿的年代,还能安心种植蔬菜,西红柿好不容易长成型,毁了,发一微博惋惜。知足常乐,精神寄托在了红辣椒上,得亏辣椒活得精彩。考古得知,霄尧和九郎两位有同一爱好,属于球迷。霄尧先生站的是阿根廷队伍。

九力与九天被称呼为:奶泡和奶盖。怎么会有这么软萌的昵称。就像温热的咖啡☕里加了方糖,添了些许牛奶,浮面划出了完美的拉花。看着就是一种柔和和温暖。再看两位的演出视频,真的是反转人生。疯起来都不知道自己是哪位大神了。

梁鹤坤,这个名字对于入坑时间较短的我并不算特别熟悉,搜索一看,立即顿悟,队长以往的老搭档,然后所有事情都可以对上号了。翻看鹤坤的微博,一直处于疑惑蒙圈状态,这对于人民日报国家大事,国外实事的关注也太过于频繁专注了吧,我差点怀疑他的偶像是习近平主席了,后知后觉发现先生是党员,一切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的。微博自诩“一个即将三十岁的老男人”。半个小时以后得出结论,是一个独特的人儿,除了相声和国内外政治大事,剩下的都是学习了,临时抱佛脚,抓破脑袋背英文,我一直觉得很英勇的“裸考”。因为三番五次打错字然后害怕发微博的我亦是头一回听说。

网传对八队的评价“强将手下无弱兵”。如今八队的台风和业务能力水平是看得到的进步,旁人看了不至于疑惑。在某次返场,兔兔(斯明)和鹤晓合作的一段《取荥阳》,一开腔,就知道是狠人。兔兔还是个99年几乎是千禧年的孩子,身体正在发育期间,乖顺的头发,嘟嘟的小脸红扑扑的,看着着实可爱,成熟之后肯定是个翩翩君子。这个年龄,能唱得不卑不亢也是实属难得。看微博介绍,鹤晓擅长西河大鼓演唱,一个很稳重,笑起来极其慈爱的人儿。听鹤晓唱曲,莫名的有种很安心的感觉。

第一次看九春的图片,我是百度搜索的,不看则已,一看真真的把人吓一跳。头戴着假发,身着短款齐膝旗袍,红唇白面,在美颜下,活脱脱的一个江南女子模样,但是脸部棱角分明,让我一时间迷失了自己的判断。九春身形极其瘦削,戴上眼镜的时候就宛如古时被学生折腾的教书先生。实在是很难想象,这么个小身板怎么能唱出“尖酸刻薄妇女”的情感,《箭杆河边》时,一瞪眼,一挑眉,一开嗓,人物瞬间演活了。

和栾总队长怼人功力有得一拼的是姬鹤武兄弟,姬怼怼的名号不是白叫的。怼天怼地怼粉丝。在群口相声《学电台》中更是把这个业务能力发扬光大。平时怼得粉丝过多,导致队长一到三庆,返场时间“上诉”两分钟必不可少了。即使这样,我们在闹,怼怼在笑,德云女孩能怎样,笑着吧,护着吧,都是自己捧的角。

初次看德云八队的节目单,就被郭盖和郭底两个名字给吸引住了。未深挖时,还真的以为是亲兄弟关系。郭盖原名栾奕,奕,三国魏·何晏《景福殿赋》有云:故其华表则镐镐铄铄,赫奕章灼,若日明之丽天也。是表星光灿烂,光明磊落之义。

郭底原名张紫乐,紫乐,紫气东来,怡然自乐。不假时日,必定是大将之才,满心欢喜,心志愉悦之义。在德云社,郭底先生的学历算是高的了,硕士学位。这让些许九年义务教育都没有完成的人儿怎么办呢?脑瓜疼啊脑瓜疼。

鹤帆的梗也是奇特,经常被自家队长拉小黑屋。封箱时还被粉丝求同款小黑屋的情况也是少见的了。有一回商演队长“吐槽”自家队员时有提到原因,发微博太过于频繁,一打开就是你。颇有些像我们平常拉黑微商的同款操作。德云女孩问鹤帆什么时候减肥,队长一旁回答“有我他减不了肥”。也的确,从小黑屋出来得有代价啊,一顿烧鸭,一顿火锅,一顿烧烤,哪样不是哗啦啦的肉啊。减肥之路,遥遥无期,或者说已经被扼杀在萌芽之中了。哈哈。

鹤江小先生是个低调的人物,队长介绍时说过,先生不会特意要求露脸,唱歌分曲时也是安安静静的,从来不会主动要求唱哪段。因为视频太少,所以了解得不算透彻。只能从队长的形容得知其品行,端正随和,不争不抢,做好自己而顺其自然。

在如今急躁的世态,能让自己如此坦然也是稀少了。鹤江小先生是个有趣人儿,因为怕麻烦而没开微博,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不过看先生的粉丝后援团官博透露这一种没有微博正主的无奈,让人瞧了忍俊不禁。最后,强烈推荐鹤江的《卖年画》,听出了八队卧虎藏龙的感觉。

安排文章顺序时,我是毫不犹豫的把九涵留到这段。因为有太多的共同点,所以觉得异常亲切。刚认识九涵是因为好奇队长旁边一直有一位冷面先生随行,形影不离堪比九郎。好奇驱动下了解,才能得知。

印象当中,几乎是任何活动移动中,队长的身边都是九涵。有一回,返场时间,队长“顽皮”坐到舞台边缘,九涵一蹦就到了台下,护着。直到队长多次挥手,九郎在旁边同坐才小心离开一旁。那时候,心里一软,这位先生心善至诚。

同为95年的青年人,九涵竟然可以在18年至今只发过10条微博,我用了十分钟和几千万个脑细胞来怀疑自己是否搜错了号或者智商堪忧算错了数,然而事实告诉我并没有。众所周知,九涵是谦友,在看到他微博上有发表看过薛之谦北京场的演唱会时,在同年看过薛之谦佛山站演唱会的我,瞬间有了共鸣。内心还有一些小激动。

八队有一爱好:措不及防的查作业。因为这个动作,是让九力,九春和九天心惊胆战的。犹记得当年九力变脸式唱法的《劝人方》是把台下观众憋的肾疼,让台上捧哏的队长气得胃疼的技能。还记得当年和队长合作,说学逗唱的学,也是把人逼上了梁山。台下的粉丝也受到“牵连”,冷不丁的唱错了,唱漏了,声音小了,跑调了都得“丢人”。但是因为喜爱,所以乐此不疲。

八队的才华,实在是拜服的。封箱演出那段中英文的开场白,刷新了对传统艺术的价值观。顽皮中又有点道理的台词,竟然是八队自力更生的,其中俏皮搞笑自愧不如。剧本是九力撰的,唱词是兔兔编的,自给自足了一场视听盛宴,赞不绝口。在传统相声舞台上,添加创新才能与时俱进,九力和九郎的一次演出中,能把英文单词说得这么坦荡自然,倒也是个包袱了。高端大气上档次,并不是说说而已。

经历过团队管理的人都会清楚,队员的配合,对于领导的敬重是一种非常难得的氛围。只有从心理完完全全认同的情况下才会做出的自然反应。当我看到,队员对于队长查作业时的紧张表情时,那一瞬间觉得,队长是好队长,队员是好队员。队长不在三庆时,日常“表白”已经是一种习惯了。这是一群什么样的神仙人物啊,旁人看着羡慕。

德云八队,是一支相对年轻的团队,是一个人齐心更紧的队伍。彼此皆为软肋与盔甲。独筷易断,众木难折。独立但不孤立,百花齐放其乐融融。在三庆园这个小剧场里,飘散出来的欢乐,留存在心底的幸福,流传在外的趣事,都将铸就一段妙不可言的美好时光。

莫欺君子尚少年,不多时日,世人皆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备注:队员名单是在演出名单上抄写下来的,如果有缺漏可以告知,并非本人故意省略。谢谢观看此文,不胜感激。(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本文已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