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栅栏三庆园跟郭德纲什么关系?听听郭德纲怎么说

小岳岳
2140
文章
229
评论
四月 21, 201814:17:38 评论 338

北京前门三庆园

以下为郭德纲口述:
中国的剧场很多,北京城的戏园子也很多,但唯独三庆园值得大说特说,可以说这个剧场是京剧的发源地。四大徽班进北京给乾隆皇上拜寿,四大徽班不是说就四个戏班,指是这四个班比较特色,稍微大一点,大批的南方额剧团来到北京,唱完之后呢就没走,挨着北京一趟街一趟街,搭的都是台,天下的剧团都进京给皇上贺寿,就在这过程当中,结合原来的昆曲,地方小调,有好多剧种就糅合在了一起,有的剧场就开始琢磨了,我们是不是可以专业的演唱这些戏曲呢,前门这有一个饭馆,这个饭馆的老板很聪明,就跟剧团谈妥了,以后在我们这儿,把饭馆改了,咱们唱戏吧,这就是最早三庆园的来历。所以说是从这开始,京剧有的雏形。所以我们老说三庆园是京剧的发源地,根儿是在这儿,这个三庆园当初最后一场戏,是荀慧生先生唱的《红娘》,唱完之后呢危房改造,整体规划,这个地方就在也没唱戏。
大栅栏三庆园跟郭德纲什么关系?听听郭德纲怎么说

大栅栏三庆园复建

一直到就这两年,重新翻修,重新调整,三庆园再次开张。那么开张的时候,在这儿唱戏的剧团,就是我们做的这个麒麟剧社,要弘扬一下传统文化,要希望能把京剧用另一种方式展现给大伙看,三庆园不管从历史意义上还是现在的结构上,整个状态他是最适合的了,这次演的《刘墉拿蝎子》,它其实是麒麟剧社年终封箱,每个剧团到年底了,最后一场演出在戏班来说叫封箱,唱戏的服装装在箱子里,贴上封条了,今年我们不唱了,这是今年的最后一场演出,一般来说呢,都选一个热闹一点的,演员多一点的戏,这次选《刘墉拿蝎子》目的也是这样,一个是这个戏比较冷一些,在一个呢,大伙儿都能用得上,所以说在三庆唱这个,是再合适不过了,所以说我对戏曲的爱是不一样的,因为它救过我的命,我指着它吃,所以我爱它,而且我知道它好在哪儿,经历过我们这种跑过帘外,我们不在城里唱戏叫跑帘外,跑过帘外,搭过小班,见过老艺人,我们对戏曲的这个爱,可能跟你们在城里买张戏票,坐在长安大戏院看那个,心情是不一样的,我知道它好,而且我也知道它怎么能好,所以我特别愿意它好,其实你贴出去,合适的剧目,合适的演员,观众爱看,花多少钱他认头啊,你别看,他今天贴这个戏他不看,明天你换个角儿换一出戏,你看他看不看,他一定会买票,那为什么那天他没来呢,那天角儿不好,戏不好,看戏看的是角儿啊,你凭什么弄四个龙套,你给人胡对付三十分钟,人就买票,最后就导致成什么呢,我听的这段不是这唱的,我那段录音是这样的,跟我听这录音不一样,你就叫不对,他也没明白,他就拿这个说事,开始跟你搅合了,她也上网去骂街去,这个不对那个不对的,这就完了,他也没见过,他也不知道这段,可能有八百种唱法,过去那真是好角儿,百花齐放,同意出戏,十个角儿能唱十五个样儿,你现在是六个角儿学这一段录音,还怕谁学的不像 ,艺术它没有得到发展,越走道儿越窄,它好不了。
大栅栏三庆园跟郭德纲什么关系?听听郭德纲怎么说
没有好角儿也没有好观众,相辅相成的对不对,你就说山珍海味,咱们吃完之后咱们说,你那鱼翅发的不对,你这个鲍鱼如何如何,现在就一个腌黄瓜,来四个人跟这腌黄瓜较劲,如何如何,那它好得了吗,叫小番皮薄馅大,通俗易懂,也不需要什么高科技,也不需要讲究韵味,这就是凉白开加冰块,叫小番,嚯,好,真能喊,真痛快,明儿还来,我们需要的是他先来,来了之后咱们再探讨别的,他不得后面才能掰饬吗?这人都要死了,你要做的是什么,让他起来,而并不是现在说他今天要死了,咱们得商量商量,就是他以后恢复之后,你看他是每天几点起床更合适啊,他要吃点什么早餐,他都要死了,什么营养成分先让他活,叫小番就是干这使的,每年国家投入大量的资金,还有好多的老先生健在,还有大批的年轻演员,还都跟这行苦熬苦业的,所以说还有希望,但是我的见解有限,我的能力也有限,我只能说尽着我这点水和这点泥,说能好一点是一点,弄麒麟剧社也好,啥也好我都希望能尽力帮一点吧,我现在唱戏我也不指着它挣钱,演一场不成我还得答点钱,搭钱也愿意卖,希望他能好,但是终归个人额度力量是有限的,我也没指望说凭我一己之力,就让戏曲如何如何了,做不到,我也没这么大能力,就是尽自己微薄之力,笼络点孩子们,给他们提供个平台,找一个三庆这样的好剧场,我们把戏恢复恢复,情怀这东西不能说出来,说出来算是诈骗,但是我自己也得承认,我对戏曲是有情怀,我现在不指着戏曲吃,但是我爱戏曲,你如果问我的话,说书跟唱戏是排在第一位,说相声排在第二位,我个人认为,我的相声是我这几样里边最次的,我最好的是说书,第二是唱戏,第三个才是说相声,我很爱它,之前评剧我整理,我有几百出戏,梆子我会的少,会的几十出,京剧反正乱七八糟的,百十来出是有的,就说市面上见不着的,就我们小时候学的,或者有的就这老先生一人会,我们就这个戏,这一出就他会,他没了这就没了,就这样的戏我还会一点,我很希望吧,虽然说我能力一般,水平有限,有生之年,如果说能为戏曲投入一些什么,能够把这些戏哪怕留个资料下来,我觉得也是对戏曲额一种尊敬,这是我们的国粹,希望中国戏曲能够再度辉煌,希望它好。

  • 本文由 发表于 四月 21, 201814:17:38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