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单口《王半仙》05

摘要

郭德纲单口相声《王半仙》故事梗概:噌,就坐起来了,伸手一摸旁边就是一条棉裤,一摸好,全湿的,这怎么弄,赶紧往这边一伸手,把媒婆这条拿过来了,穿好了,系得了,我赶紧走,我有急事,掀开被下床,披上衣裳,开开门是扬长而去,媒婆说这叫什么玩意儿啊,一会明白一会糊涂的。

郭德纲单口《王半仙》05
日期:九月 23, 201818:32:21 分类:王半仙 评论:郭德纲单口《王半仙》05已关闭评论 观看: 430


这真是的,你走走吧,拿手一胡噜这被子,就摸到湿棉裤了,不对穿走是我的,明天他就能换酒喝,赶紧穿衣服下来,挑着灯笼后边就追。家里边呢,姑娘在屋里干活,这是白天,这个徐慧斓来了,啪啪啪一砸门,谁啊?一问没说话,姑娘挺高兴,爹回来了这是,打门缝一瞧是后背,老头可能还生气呢,一开门徐慧斓一转身,四目相对,姑娘吓一跳,家里来一大小子呢,您找谁?

我问一下这是王天蟾王先生家吗?这么一说,姑娘心里踏实了,为什么呢,这是一个念书人,说话文质彬彬,不错,正是我们家,好,我先生叫我上家里来,有事跟我商量,您快进来吧外边下着雪呢,又瞧拿着伞拿着东西,知道不是坏人,让进来坐好了给倒了杯茶,说我父亲出去了,我知道,我们遇见了说了几句话,让我先回来他一会就回来,哦,您还没吃饭吧,没有,很实在啊很实在,念书人他不会说瞎话,没吃饭,好稍等一会吧,姑娘简简单单给弄了两个菜,有现成的饭,弄得汤,这一吃,吃饱了喝足了,俩人坐着一聊天才知道,小的时候认识,为什么呢,住的不远,一说西台御史家大公子徐慧斓都知道。

而且小时候奶妈抱着他出来玩,那会呢,姑娘也在门口住,互相都有耳闻,到后来呢门口私塾呢,这个徐慧斓上小学的时候,姑娘还在那待过两天,有印象,小的时候还一块玩过,这叫做青梅竹马,一说挺高兴的,我还记得当初如何如何,越说越高兴,到最后一问,说现如今公子你怎么落的如此啊,公子这心里难受了,把事全说出来。

又见到亲人了啊,人一倒了霉不能有人问,一问就受不了,家里如何到了霉了,父亲死了母亲去世,投靠我的叔叔,叔叔把我骂出来了,冰天雪地,我去投河觅井的,在井口这你父亲救了我,如何如何,公子的表达能力很强,这一说一比划,这其中还夹杂这诗词歌赋,姑娘一听好啊,不愧是念书人的后代啊,照这发展早晚能成单田芳,而且越听心里边越难过,跟着一块掉眼泪,两人说一会哭一会,哭一会说一会,姑娘是好言相劝呐,徐慧斓在人世上好久没有人能这么劝他了,觉着心里很暖和,眼窝一浅眼泪也掉下来了。

两个人坐在这突然都很少说话,姑娘猛然间就觉得心头好像有一头鹿跟这,心头小鹿吗,这鹿还不小,突然间就觉得我的终身要是能托付在此人身上,可是个好事,徐公子也突然间想到了,你说我这么些年了没想过这个,没走过这脑子,猛然间我怎么觉得,我怎么这么喜欢这个姑娘呢,如果说我娶此人做我的妻子,我这一辈子也算没白来,男有情女有意是越说越高兴,说下一步公子你打算去哪里,公子说我现在是走投无路。

我还有一个亲戚现在河南开封,乃是朝中的安乐王马刚,王爷他是我的姑父,一直来信让我去,姑父没有儿子,让我去呀当他儿子,以后承袭王位,可有一样,我姑姑死了,后来又娶了一位续上的姑母,我觉得已经跟人家没有任何关系,三番两次来信我也没去,所以说现在落到这般田地,你看吃饭也没辙了,念书也没钱了。

姑娘叹了口气说你等着转身进了屋,拿出了一个描金的小盒来,打开了取出一根金簪,谁你把这个带在身上吧,如果说你要有用的时候,或当或卖都可以,别的忙我也帮不上,我这呢还有一包散碎的银子,是我这么长时间来自己攒的,你带在身边,备不住就能用上。

哎呦,徐公子感动坏了,眼泪都下来了,我于姑娘素昧平生,虽然说小的时候青梅竹马,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现如今又遇上人家这么慷慨相赠,我无以为报啊,姑娘,这金簪我不能要啊,姑娘脸红了,你拿着没有问题,只是你要知道,想当初我母亲去世之前,把这簪子给了我,她可说了,日后如果说我有了意中人,我就把这个给他,哦,姑娘这什么意思呢?姑娘恨得要不就还我吧,哪有这么缺心眼的人去,念书人这脑袋是榆木疙瘩啊,你说拿这个,你要是送给一个说相声的,哎呀,孩子都有了,你要不信,你送回曹云金试试。一推一让,徐慧斓明白了,哎呀,这是姑娘的定情之物,此时天已经黑了,挑上油灯,等下观美人是越看越精神呐,不由得特别的高兴,站起身来,姑娘啊,承蒙姑娘不嫌弃啊,日后我徐慧斓如若有了这缙绅之步,我永远不会忘了你,我是明媒正娶八抬大轿。

俩人把话说明白了,姑娘也高兴,一瞧老爷子还没回来,天也晚了,又把中午的饭热了热,又弄点菜,俩人吃饭,吃完饭点了这么一个脚炉,屋里没有暖气点了一个脚炉,搁脚底下,烤着呢暖和,姑娘坐这小伙子坐这,这脚炉在当中,坐着坐着姑娘一抬脚把这脚炉轻轻的往这边一踢,让你暖和,徐慧斓说那不行你来吧,他往这边踢,你也踢我也踢。

门外边王半仙回来了,扒着门缝心说我先瞧瞧什么形势吧,一瞧两个人坐在灯下,你踢来我踢去踢这脚炉,心里高兴,一瞧这个心里痛快了,心说这事估计不用我着急,我闺女自己处理的很好,俩人跟这踢脚炉,心说差不多了,一会烫着啊,啪啪啪一打门,姑娘站起来心慌了,滋溜一下往里屋跑,王半仙乐了,开门啊,大公子是我回来了,哎呀,您稍等,我这个鞋哪去了,把鞋踢没了,在椅子底下找到鞋穿好了,开开门您回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把门关好插上,往这一坐,啊,小伙子,让你久等了,没事,您这是上哪的钱庄这是,嗨,你不知道,下大雪钱庄关门,去了好几家都没有,你们吃饭了吗?吃了,那个都吃了,令嫒做的饭。

好好,你稍等一下,站起身奔里屋,来到里间屋姑娘心慌,为什么呢,那个年头不像现在似的,现在人多开放,我昨天打那边过来,学校门口一小姑娘一小小子,也就十四俩人搂一块在那啃,把我气得停车我看看,不像话,我看了四十分钟,明儿还去,太没溜了,过去人很封建,姑娘脸都红了,这拿个碗搁盆里边,姑娘干嘛呢?啊,爹回来了,我刷碗呢,盆里没水啊,我忘了,这个我刷碗呢,哦哦,那怎么拿菜刀舀水呀?

  • 本文由 发表于 九月 23, 201818:3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