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张九龄与王九龙两位先生的文

一个平凡的粉丝 七月 17, 201914:37:50 评论 490 views

张九龄先生,生于1994年,原名张仲元。私认为先生的“仲元”之名十分儒雅,有着些明朝大户人家的意思。

王九龙先生,生于1996年,原名王昊楠。看此名,也是理解为什么有些可爱的人儿称先生为“楠朋友”,是个光明正大的优秀称号了。

两位先生都是90后,可爱可逗又有专业水平,一对上仙“相爱相杀”一样的存在,每回演出都有一种神仙打架,闲人躲避,免伤无辜的既视感。

九龄与九龙两位先生用一场场相声表演告诉众人,相声是一门语言艺术,讲究的是锛凿斧锯,斧钺钩叉。

初次在荧幕上认识两位先生,是在一次专场,两位先生作为助演嘉宾开场表演。犹记得,两位身着水湖蓝系(如果颜色有差权当我色盲)的大褂,面带微笑,缓缓地从上台口迈步,原以为是文质彬彬安静温和的男子,世事难料,“动起手来”的时候,换了旁人也是不敢拦着的。

九龄先生的发型还是有着些“锅盖”的韵味,用小清新的语言是“小丸子头”。终究是开始往气质的道路上行走了。九龙先生,肤色极佳,和风物语系列的翩翩少年。得亏了前线后援的长枪短炮,细观先生十指,总觉得德云社收徒的标准中有这一项要求。

再往后,印象深刻的便是戊戌年的封箱,两位先生白衣打底,西服外套,梳扮着大人模样的发型,修身的西裤,黑鞋程亮,沉着冷静,把顽皮收了起来掖着,倒是有一种家中少年初长成,百花齐放亦无倾的美好。

“随着经营上的逐渐成熟,我最终赔的血本无归。”这句话出现在九龙先生的生辰,搭档九龄先生写的文章里面其中一句,这种神转折像极了搞笑段子。前期对于九龄先生的了解,大致上是比较保守的,有些内向,尊师重道,怀抱恩情,但是对于感谢之心从来都不含蓄;有着这个年龄该有的烦恼,多吃一些害怕长肉,但是坚持不改;丢了手机还会建小号在超话求聊天的单纯青年;还有那同门师兄弟和粉丝都操碎心的文玩爱好;微博文章写起来都是古风古色的,让人总有点怀疑先生的真实专业。一切的一切,塑造了幽默风趣不失体面的人物形象。

九龙先生目前是属于清秀类型的少年,岁数实在是年轻,以“青年”称呼怕是有麻烦了。双目可观的明眸皓齿,肌肤白皙,双眸透亮,身形刚好,不至于极致。轻微一笑,的确春风十里,不如你。从先生媾搭档头发,九龄先生无处挣扎的那一刻起,不禁感叹“血气方刚,年轻气盛。不过先生也说了:要把“打架”、“互怼”、“鞭挞”、“蹂躏”进行到底”,看到此言,深深感觉护理头发的重要性。

不知怎的,许是道同而相为谋,先生微博的文玩气息要比九龄先生的还要更上一层楼的。考古先生的微博,由衷想问一句,贵社都是这么跟得上时尚潮流吗?这非主流的自拍,使用一般的粉丝滤镜还是会有些欠缺的。在很多视频记录中,九龙先生安静的站在一旁,衣袖挽起,稍微低着点脑袋,乖巧懂事,板子清脆利落,配合极其默契。

两位先生虽是年龄尚小,应该是意气风发,傲视群芳的脾性,但是台前幕后,为人处世均是彬彬有礼,不矜不伐,谦虚谨慎,如此这般,实属难得。先生天赋异禀,表演期间举手投足中皆有老艺术家的风范,表演张力并不胆怯,后生可畏说的应该就是这样。

德云社的搭档,总是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存在。两位先生也不例外,悬崖峭壁繁花似锦都一起走过了,即便岁月蹉跎,时光无情,也只是让这一段友情更加努力。即便往后荏苒,但愿如君所盼“唯愿风雨吉,处处皆是你”。此文完成于2019年3月4号下午11点整(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