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德云社郭德纲先生的文五

2007年,侯耀文先生在采访时明确表示支援先生的相声事业。这位面和心善的相声大家,是一位心地单纯之人,面对镜头诚恳说到“希望大家给他(郭德纲先生)一些时间,一些空间,把相声整理完全。” 赠人玫瑰,手留...

致德云社郭德纲先生的文六

早期先生对于每一位徒弟都是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的。如今德云社四百多人,一一照顾也是有心无力的。因材施教,在先生的教育上得到了完整的体现。 当年的名声大振的京剧神童——陶阳(德云社字云圣),少年得志,年少...

致德云社郭德纲先生的文四

相声是德云社的根本。先生很清楚这一点,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下德云社的每一位成员也明白。 其他的演戏,主持,比赛,综艺,访谈一切种种,不过是因为,通过尽可能广为人知的渠道来宣扬。荧幕上明晃晃的人物介绍:德...

致德云社郭德纲先生的文三

先生的恩师侯耀文先生在采访时曾说过,郭德纲受过的苦,丢过的人,比很多人见过的人都还要多。如果有一天上天眷顾,郭德纲火了,他必定嫉恶如仇。 “如果有一天”的那一天已经来临了。先生嫉恶如仇,但并没有愤世嫉...

致德云社郭德纲先生的文二

“德云灰”并非一蹴而就的。在这那段昏暗无光,腊月风霜,春季无风,夏季无雨的时光里。种种一切,回忆都是泪水与孤独。 演出时,台上演员比台下观众还多。票,是卖不出去了,场外想无偿观看的人多了去了,想着这群...

致德云社郭德纲先生的文一

如今提起相声,各大视频网站搜索用词为:德云社。探究德云社,挂在嘴上便是郭德纲先生。 最近十年,越来越多德云社的青年演员在先生的带领辅助下,开始慢慢崭露头角,并且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1973年的先生...

致德云掌门与少班主

京城德云掌门者,郭德纲也,博闻强识,风采绝伦。其中风霜冰雪,屋漏偏逢连夜雨,炭尽粮绝无人来,皆为寻常。 天道酬勤,不忍虚度,自千禧又五岁起,所领团体,一统江湖,时至今日,生生不息,教人钦敬。 郭父行走...

岳云鹏先生的文

落笔才发现不知先生本名,实在惭愧,得亏了如今发达的信息科技时代,后知后觉是“岳龙刚”。望子成龙,刚柔并济,皆是父母之愿吧。 19年春晚节目的意外“笑场”,让先生在微博热搜榜上呆了很长一段时间。而后各种...

董九力先生的文

在百度上对于董九力先生的简介为:德云社相声演员,本名董建斌,2012年入科,2015年9月13日拜师。特长绘画。先生的本名为:建斌,一看就是80年代末的名字。先生经常调侃自己“90(九龄)不要他了”。...

孟鹤堂与周九良先生的文

十年磨一剑,霜寒十四州,刀光凛冽入人心,剑声飒飒不明觉厉。两位先生风华正茂,前途通明,一片繁华,过往悲隐落尽,登上高楼,一眼看遍长安花。 孟先生及冠之年进德云社入科学艺,次年便拜师郭德纲掌门,后时偶遇...

尚九熙先生的文

第一回看先生的节目是上个礼拜,很抱歉入坑五个月了才认识您。记得非常清楚是岳云鹏先生的上海专场,先生的顺序是第三个节目。初印象是,这位角身强体壮的,头发卷得像非洲小孩子的发型,乖巧的定定的站在台话筒前面...
张九南先生的文 杂谈

张九南先生的文

先生自我介绍常用语录“我姓zhang,不是弓长张,也不是立早章,简体的九,南方的南,谢谢大家雷鸣般的掌声。”一般这种时候台下的观众都撅角,各种“恐吓威胁”之后就会补上一些“稀里哗啦”的掌声。我也是第一...

张九南先生的文(另一篇)

近期得了空,观看了先生的许多视频。不同的搭档,不同的场地,不同的崩溃边缘的点,不同的表演风格,唯一不变的就是肢体语言非常完美,所以说个相声格外的费自己。按照常理而言,被逼疯的一般是捧哏演员,但是先生从...

古风美文欣赏:尚九熙先生的文

遂得师父称心,允先生入九科为徒,说学逗唱为本,京评戏梆亦略有耳闻。三年勤学苦练,恩师赐字:九熙。喜先生之宾客倾俏,赐别号为“断头台”,以颂先生之能耐

秦霄贤先生的文

初闻先生名号,霄贤,只觉定是洒脱贤才人兮。后见先生,容颜俊俏,身形清秀,举止大方,言谈温润。 先生静止立足便如画,画外古筝音起,竹林深处,缓缓一公子若隐若现,身袭墨衣,右提鸟笼,左携竹扇,笼内青鸟咿呀...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四(完结):情义

先生与九郎,是过命的交情。先生经常说“选搭档那天,我上山采蘑菇去了,回来给我这么一货”。大家心知肚明,按先生的脾性,如若不是自己选的搭档,该撒泼了。看回以前的各种角度的照片,没有九郎在身边的先生一般不...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三:爱好

先生喜茶,爱好烟,抽的是“炫赫门”。 在访谈节目中,每次主持人问如何保护嗓子。先生总说,我只喝茶,不喝饮料。相信知道打脸的二奶奶们在荧幕前该是捂着嘴乐了,内心深处言“那个机场候机喝小外甥可乐的是谁?那...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二:捧角

2018年4月6号,师父发微博“张云雷算是火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先生的“云雷灰”和那群可爱的粉丝成为了师父的调侃对象。 师父说“有其他团体相声的过来学习,我说这不用学,张云雷他坐在那里吃碗面条都有...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一:风波

月盈则食,天地盈虚。水满则溢,月盈则亏。树大招风,名盛则罪。先生作为一位相声演员,带来了一片文化的冲击。许多团体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传统,传唱度这么低的戏曲竟然有这么一片的繁荣景象?有人叫好,必定有人使...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过渡

张云雷先生一身108块钢板上有多少颗钉子,我并不清楚。我只是很明白,每一根钉子带来的折磨都很刻骨。曾经无数次在粉丝拍摄的视频当中看到先生笑着鞠躬离场,转身背对官方摄像的时候,眉头紧皱,紧咬下唇,脸色苍...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九:复出

2017年1月20号,先生与九郎一身橘红色大褂,这个颜色喜庆,适合此情此景。开场时,九郎右手扶着先生的左手缓缓出来,王者归来,仍是少年郎。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返场时间,先生站不住了,九郎不用看也可以...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八:曙光

《笑傲江湖》这个综艺节目,让先生和九郎的才艺得到的伸展和释放,荧幕面前观众千万,总会有意外收获。 先生与九郎一身黑色西服,至今看来,这身打扮都不太适合他们,德云大褂才是他们的归属,把大褂穿出了旗袍的优...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七:蛰伏 杂谈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七:蛰伏

2013年8月20号,先生与杨九郎先生正式成为搭档。先生为逗哏演员,杨九郎为捧哏演员。这位亦兄亦友,不离不弃的搭档在先生整个相声生涯当中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搭档之间最重要的是默契,先生在采访的时候说...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六:初心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除了这句话,其他的词汇形容先生对于传统艺术的热爱都显得乏匮无力。 在旁人口中,先生在寻艺途中没有孩子的任性和无理取闹,安分守己的听从师父安排。练功很苦,先生不以为然,因为喜欢。没有...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五:师徒

先生在采访的时候常说“在外是师父,在家是姐夫,在心里是父亲”。许是觉得师父和姐夫这样的称号不足以表达内心的尊重和敬畏,更多的是感激和恩惠。 先生看师父的眼神,就是我们看先生的表情是一样的,眼中透着亮,...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四:登台

先生幼时身形比现在还要瘦削一点,民国风格素色的大褂和裤子像是套在了他的身子上。露出了纤细的手腕,小辫子垂放在前方身子左侧,颇有大家风范,小小年纪倒是有一种“世间尘事与我无关,一心只为京评戏梆”的潇洒风...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三:初见 杂谈

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三:初见

郭德纲属于严师,“打骂出高徒”,一米多高,弱柳扶风的张云雷经常被师父逼站在墙角,背贯口,报菜名,太平歌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