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云字科的普及文

一个平凡的粉丝
44
文章
0
评论
一月 11, 202114:55:25 1 538
摘要

前言:作者不是相声专业人士,自然没有资格评论高低。下文出现的代表作只是曲艺方面,无关相声表演。下文所有仅代表个人观念,如若与君意见相左,可请告知,观情形再做修改。

云字科(排名不分先后)
张云雷,栾云平,孔云龙,于云霆,朱云峰,岳云鹏,宁云祥,李云杰,李云天,陶云圣,于云田。

张云雷

生于1992年,原名张磊;代表作《毓贞》《探清水河》。搭档:杨九郎。
先生幼年随表姐王惠夫人于师父郭德纲先生相识,天资聪颖,异禀过人。幼年以唱太平歌词为主,嗓音条件优异,往后的德云社弟子在学这一门功课上是听着云雷先生的视频启蒙的。青春期倒仓,嗓子遇难,一切追求完美的先生不忍“糟蹋”了艺术,不顾家人劝阻,外出北漂。嗓子恢复后,随王惠夫人回府,重拾相艺。天妒英才,16年高空失足,身体发肤受损,因爱惜舞台,不顾其他,每一场都是竭尽全力,鞠躬尽瘁。承蒙认识先生,让我等岭南女子领略到传统艺术的魅力和美好。(具体介绍可看往期文章)

栾云平

生于1984年,原名栾博。搭档:高峰。
想起云平先生,第一句话是师父介绍时常说的“这是我的爱徒——栾云平”。先生的能力旁观者清,自然是上等的。沉着冷静,不骄不躁,稳如泰山。身为德云社的总队长,必定是德艺双馨,方能服众。第一眼看先生的时候,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面无惧色,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画像。先生的作风有些像黑色幽默,不言则已,一鸣惊人。毕竟怼怼可能会迟到,但肯定不会缺席。最近看《能耐大了》的情景喜剧,先生活脱脱的就是我们邻居的大叔一般,亲切,和蔼接地气。

孔云龙

生于1986年,原名:孔德水。代表作《挡谅》。搭档:李云杰。
观看最近先生的相声表演,颇有些放飞自我的风趣幽默,还是那位“在周边玩耍没有走远的三哥”。我在百度和微博,知乎上找素材的时候。推荐先生的文章把我气乐了。原来德云社的“敢死队”队长并不是云雷先生,而是云龙先生。三翻四次的事故,摩托车撞小车也是让人看着贼担心的。怪不得云雷先生总说,小时候就跟着三哥后面做小跟班,打架从来都不怕的。这事让王惠夫人操碎了不少心。幸好如今都懂事了,带领着德云三队,一步一个脚印,走在康庄大道上。写到这段的时候,刚好音乐放到了《挡谅》,就想起了先生曲子结束时右手一扬的潇洒身形,还是那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啊。

于云霆

生于2006年,原名就是广为相传的于思洋,其父是于谦老师,(弟弟是于云田先生,年龄尚幼,不便过于打扰。)郭老师爱这个孩子是喜上眉梢的那种,在各种访谈中,聊到这小先生的大小事,都是一出小型的相声剧,满脸盖不住的自豪和逗趣。看小先生的照片,是个俊俏清秀的人儿,遗传了父母所有的优秀基因了。小先生虽是年龄尚早,但辈分摆在那里,多数德云弟子都得唤其一声“五哥”。先生目前尚未开始上台表演,所以网上没有视频,有郭德纲师父和父亲的熏陶,师父是出了名的严厉,名师出高徒,先生也是走花路的人儿了。

朱云峰

生于1991年,原名:朱健峰。搭档:曹鹤阳。
说起先生的艺名,可能熟悉的朋友不多,我当时看名单的时候也是楞了一下的。先生有个响亮的昵称叫做“烧饼”。由于小时候脸庞圆润,又长着些许痘印,“烧饼”之名,由此而来,后来,大伙唤习惯了,就没改过来。先生幼时,父母倾尽所有让其来跟随师父学习,由于太过于顽劣,不出三日总是要被批评的,师父常说“这就是东北的一小混混”。在后期看到先生的一举一动,只觉得是仗义,善良,德云是我家,我必护着她的感觉。鄙人观先生的视频不多,印象最深刻的是先生领着德云社的青年才俊在舞台尽情舞蹈的时候,让我摆脱了对于相声演员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意识和感受到与时俱进的德云社。

岳云鹏

生于1985年,原名:岳龙刚。搭档:孙越。代表作《五环之歌》《醒来》《如果有一部直达天堂的电梯》
先生年少失学,寻求生存的道路异常复杂。后经老顾客介绍,拜郭德纲先生为师,脚踏实地,成名成角。先生内向,不擅交际,在后台总是静静呆着,十分内敛,与舞台上欢脱的形象相差甚远。开箱封箱德云社所有演员排列时,先生不争不抢,安静的站在一旁,很少言语,只等师父吩咐时才露出生机。先生在看不到希望,演出遥遥无期的时候,是师父给予的信心;家中落魄急需救济的时候,是师父给予的扶持;走错了路差些迷失自我的时候,是师父给予的鞭策。功成名就却不忘初心,万丈光芒却懂得谦逊有礼,德云社的人格魅力,怕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具体介绍可看往期文章)

宁云祥

生于1988年,原名:宁洋。
这位先生的微博我没找到。有零散的片段中大致明白了其中缘由。先生出生在在相声世家,外祖父是相声大家张文顺老先生,其母师承李文山老先生。年少时受家庭环境熏陶,从事相声行业,后追随心中所想,慢慢淡出舞台。其中细节,不知实情所以不敢枉谈。

李云杰

生于1981年,原名李伟。代表作《苏三起解》。
先生的《苏三起解》委实让人惊喜。“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仅仅一拾四字,唱出了一位天资聪颖的女子,在无助和绝望中,仍然不卑不亢,慷慨赴义的悲愤。实在是过于喜爱先生的京剧唱腔,德云三宝的视频,总把那一段唱腔,翻来覆去的仔细欣赏,孜孜不倦,仿佛也是魔怔了。先生笑时,特别的可爱,灵巧,像着些出生婴儿的纯真,暖暖的,乐洋洋的。

陶云圣

生于1997年,原名:陶阳。京剧演出为主,相声较少涉及。
德云社年少成名的有许多,先生算是一个。当年的“京剧神童”,可谓是万丈高楼平地起。各种大型节目,都能看到小先生的身形。先生小时候就像年画走出来的孩童一般,精灵剔透,前脑留着一小撮头发,其他的都剃干净了,光溜溜的小脑袋,人小鬼大,一点也不怯场。从形态到唱腔,不仅仅是模仿,其中的精髓和神态都发挥得淋漓尽致。如今年长,变更加成熟稳重了,颇有些老年艺术家的风骨。这只是一位97年的少年,前途无量,未来可期。表演时意气风发的先生在返场的时候显得尤其可爱,师父让先生唱个曲,总是要小心翼翼的拉着大林(郭麒麟先生),然后气势磅礴的唱着《挡谅》,两小无猜,也实属情深。

李云天

生于1986年,原名李根,搭档:史爱东
虽然在荧幕出现的概率比较少,但是在某些相声博主的整理视频里面还是可以略知一二的。先生的贯口说得如鱼得水的,一字一句,干净利落,字字清晰。如若空闲了可以观看先生的《地理图》。还有先生的板子,简直可以贴一切,流行歌曲,怀旧曲目,快歌慢曲都能来,万能的板子,软萌的先生。微博搜索先生的作品,主页几乎都是快板贯口,《同仁堂》《玲珑塔》,是祖师爷眷顾的嗓子。听先生唱歌,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未深入了解怕判断错误,落笔有差,损害先生形象,所以就不多阐述。

番外篇

二爷,大林,烧饼,三哥,陶阳,岳岳这几位相互认识的比较早,两小无猜的,感情自然会比较深厚。二爷说小时候经常和三哥一起出去玩耍,因为打架三哥比较擅长,后来师父在商演的时候调侃三哥“相声这个这么安全的职业被你做成这个样子”。大林和陶阳年纪比较相近,很多事情都会相互商量着,反正每次看着他们两一起唱曲,就觉得人间值得拥有美好。大林没啥事一般都不会称呼二爷为“舅舅”,小时候二爷讲鬼故事吓唬他,半夜不敢起来喝水,后来天道好轮回的故事,如今说起来都是津津乐道的。岳岳在访谈的时候说,因为大林和他玩的时候比较喜欢摸他的脸,后来因为这个举动让岳岳未雨绸缪,把疾病的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虽然二爷小时候经常用师父来吓唬烧饼,但是烧饼还是这么仗义,二爷复出的舞台上,实在站不稳了,烧饼眼疾手快搬来了椅子。还有许多许多,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写的时候,嘴脸扬起,酒窝都笑出来了。

关于德云社退票的梗

师父说:“不退票是我们服务宗旨”。
岳岳说:“退票?你是怎么想的?”“退吧,售票口在那(门外),退票口在阿富汗。”
大林:“我们家从来退票。”
“广州的观众都这么天真吗?要想从我们的买卖里拿走钱?别说你们,我们都拿不走。”
堂主:“退票?刚演头一场就退票,下一场咋么办?”“退去吧,反正不是我们家买卖”“退票?不会其他词了吗?”
周九良:“要退你们就都退,别剩两个耽误我们下班。当然如果你们都退了,我不是下班是失业了。”
二爷:“你舍得吗?”
九郎:“要退票直接去,别喊”。
每次看这些视频的时候,都感谢台上的演员和台下的观众。相爱相杀,不用顾忌,因为相声演员懂观众的梗,观众宠爱着台上的角,哪里舍得,不过是逗着玩罢了,这种轻松愉悦的氛围令人感动。(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本文已获得原作者授权转载)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郭德纲爱徒的爱徒的媳妇儿 9

      五哥改名字了呀!艺名:于云霆,原名:于梓杰,曾用名:于思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