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九南先生的文(另一篇)

一个平凡的粉丝 八月 5, 201910:24:55 评论 199 views

近期得了空,观看了先生的许多视频。不同的搭档,不同的场地,不同的崩溃边缘的点,不同的表演风格,唯一不变的就是肢体语言非常完美,所以说个相声格外的费自己。按照常理而言,被逼疯的一般是捧哏演员,但是先生从来不走寻常路,无论身处什么位置,三言两语,自己把自己给弄暴躁了。

这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好过的相声演员,在德云社也是标新立异的。如今大概可以理解,为何九成先生如此温柔可人,头九所有的软萌聚集一身,因为自家的角自带“癫狂”功能,不需要太多的技巧,易如反掌。

虽然经历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如今的先生怼观众的脾气是好了不少,不会再说“老娘们”了,一般就说是“德运小仙女”,后续接上的拟声词是先生作为爷们仅剩的尊严了。为了重蹈覆辙,尽力的压制自我的行为可喜可爱,搂着要拿扇子和观众“干架”的甜甜,大声吼“你忘记了我之前的事情了吗?”。太平歌词被观众接了上来,转身跪地,做变身起飞的姿势,仰头大喊“师父,我给您丢脸了”。定场诗唱了《葫芦娃》,背对观众自闭,歇息底里“这有什么好唱的”。

看先生的节目就会明白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当初先生调侃甜甜的入活方式,一连三场,永远都说学歌曲,但是永远和节目主题搭不上。后来一场《汾河湾》教会先生做人,一步错,步步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从把河北梆子说成了“评剧”的那一刻开始,先生的这一场演出算是掉坑里了。完美的演绎了口不对心我最棒,并且阐述了何为在线崩溃的真理。

关于自我介绍,先生也是换了一种心态。从挣扎到妥协,从怒吼到旁观,从激动到平静。每回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都会退出屏幕之外。

曾经因为知道不知道名字的这件事情可以和底下的观众互怼十分钟,如今已经就剩下那句经典记录“我叫张九南,弓长张,简体的九,南方的南。”听完底下特有的稀里哗啦的掌声,然后介绍搭档,雷鸣般的拖拉机模式掌声响起来的时候,先生面不改色冷静的退到一旁,和观众唠唠嗑,顺便看看有没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礼物。印象极其深刻是那个蒜头王八。哈哈。而九成在台上各种比心微笑,这也是一道靓丽和谐的风景了。

先生说相声,出了名的费自己,费扇子。现在用手打自己的时候是丝毫不留情啊,总害怕哪一天,好不容易躲过了观众的“一顿打”,但是被自己的拍出“内伤”来了。

最后,莫名其妙的想看一场先生和尚九熙先生神仙打架般的相声表演。(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