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十四(完结):情义

一个平凡的粉丝 七月 27, 201912:02:18 评论 280 views

先生与九郎,是过命的交情。先生经常说“选搭档那天,我上山采蘑菇去了,回来给我这么一货”。大家心知肚明,按先生的脾性,如若不是自己选的搭档,该撒泼了。看回以前的各种角度的照片,没有九郎在身边的先生一般不笑,反之眼中带着柔光。

返场的时候唱歌,他人唱时,先生一般都退到一旁,唱错了会噗嗤笑了。九郎唱时,先生会让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侧着耳朵,让底下的观众安静,九郎唱错或者跑调时,先生会应急补上,不让九郎难堪。有时候九郎被粉丝起哄唱歌,九郎面露难色的时候,先生就会圆场,从不强求。想起经常被查作业的九天九力和九春,真的是“脑瓜疼啊脑瓜疼”。“双标”这个词在先生和九郎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哈哈。

九郎说“你这一趟一趟的,万一摔了怎么办”

九郎说“这种杂种话我也会说”

先生说“谁不讨厌你找谁去”
九郎说“那你不讨厌”

九郎说“张云雷,您说的都是对的”

九郎说“您没错,您唱的都是对的”

九郎说“我不,我就不,我就要跟着去”

九郎说“您先夸着,累了我来替你”

九郎说“全才,即使是包袱也不可以”

先生录节目,九郎会去送餐。先生在排练节目,师父给出意见的时候,九郎会拿手机录音。行动过程中,九郎会因为看不到先生着急转身。演出过程中,先生动作幅度稍微大点,九郎眼里都是惊慌。

九郎进入德云社之前,太平歌词听的是先生的版本。后来在一起搭档,认识八年,配合五年,途中经历的风风雨雨,这是一种“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友情。不是兄弟,更像亲人。

相互正常的关心,被有心人看了去,倒是有点暧昧关系。某些营销号开始说“卖腐炒作”。我有时候真的十分肯定,营销号的作文者应该是没有朋友的,女性之间有闺蜜之称,疯起来随便可以往对方的脸上亲一口,各种昵称,动手动脚。男性之间有兄弟情义,上山下海,在所不辞的义气。所做的,不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有些人可能是没有感情吧,才会对别人的感情嗤之以鼻。

在青岛跨年的《八大吉祥》中,两人演完双簧后,九郎看着先生伸出双手,两人互相拍拍对方的后背。粉丝也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一切都没有改变,君还是君,郎还是郎,九辫还是我们原来的九辫。一切风云,去而不返。

结言

世间纷扰,愿君安好。往后余生,平安顺遂。
2015年10月13号,先生发微博道,与九郎第一次穿黑色大褂。
2018年4月6号,银色双排。
2018年11月10号条纹双排。
2018年专场和三宝,三庆连轴转。综艺录制,杂志拍摄,视频采访。
舞台上的先生,手执一扇,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弦乐奏起,启唇发齿,余音袅袅,不绝如缕,余音绕梁三日犹未尽。
2019年,愿先生前途无量,尘间戾气,绕过君旁,心情愉悦,福寿安宁。
杨九郎先生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不是附属,所以关于九郎的叙述会在新一个篇章从头开始。(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