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九郎先生的文

一个平凡的粉丝 七月 22, 201911:33:27 评论 104 views

先生原名:杨淏翔,09年进入德云社,字九郎。后期有一群喜其爱其护其的团体称呼,九馕,显得格外的可爱和俏皮,读此字不禁嘴角微微一笑。

淏,我翻了新华字典,阐述为:水至清。翔,解析倒是多种,第一时间浮现的是,腾云驾雾,扶摇直上的凤凰。先生性情温和,即便天翻地覆也处事安稳的男子,颇有大将风范。微博人物评价中写:作为相声演员杨九郎捧逗皆可。

先生入科较晚,关于先生少年时代的记录非常少,我们也只能在先生的各种访谈视频中略知一二,再者就是把先生的微博翻到了尽头。字里行间,都是一个用力生活不卑不亢充满了乐趣的青年。

先生是土生土长的原滋原味的北京人。北京这座城市,历史和政治赋予了它得天独厚的文化底蕴,穿大街过小巷的八大胡同,各种梨园小楼,香山红叶,暮鼓晨钟,拥有着独特的人文风情。认识先生之前,我想着踏遍祖国山河,领略一下大好风光,见到先生之后,一心只是想着能有个时间,可以去一趟北京就很好。来看看先生长大的环境,看看先生赏过的风景。

先生在访谈视频有讲过和相声的渊源。小时候课文中有小段的相声文章,也能看得如痴如醉,哈哈,也是能脑补画面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是一座多么丰富多彩的京城,把先生孕育得如此精灵。

先生半路入行,已经该有责任和担当的年纪,选择了一条只为热爱的艰难道路,途中经历的纠结和折磨倒是我们不能想象的。看回当年的视频,作为观众的先生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相声演员,眼中是熠熠生辉的。那年那季,先生尚还年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为了热爱的突破周边的约束,从来都不是一件谈为容易的事情。

在后来的多场演出和言谈当中,先生说过,入行考试的时候,唱的是太平歌词《鹬蚌相争》差点败北了。说学逗唱四门基本功课中,唱这一项,先生的指导是张云雷先生的视频。谁也不曾想,如今两位成为了惺惺相惜的搭档。

先生宠角,众所周知。
先生宠角名句
“我不是不能逗哏,是我只想给您捧哏”
“您没错,您说的都是对的”
“全才,即使是包袱也不可以”
先生站在台上,以相声演员的身份现在那里,特别像冬季的太阳,很温柔体贴。说的每一句话,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没有特意的使劲,尤其冷静,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三岁的本质。正是年少轻狂的阶段,却可以不骄不躁,不急不闹。成功,荣辱,欲望,攀比,野心在先生身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风过无痕,月过无声。

先生的脸肉呼呼的,每次看到都特别想摸一下,也是想瞎了心,票都抢不到。先生的皮肤很好,不起痘,看着也光滑不油腻,多少花季少女想要这种皮肤想疯了心。先生的眼睛是永远的梗,翻看以往的图片,先生的眼睛瞪圆的时候,也是透彻的弯眸。栗子壳们总说,先生的手不符合先生的身形,不过现在瘦削了许多。先生的手,十指修长,干净灵秀,没有留长指甲,没有污垢,清清爽爽的像极了古时候俊俏的公子。

其实不太喜欢,用红花绿叶来比方捧哏与逗哏的角色。先生和张云雷先生,都是两颗星星,相遇相识相知,三观一致一拍即合。两颗星星靠得很进,碰撞散发出来的光,夺目而耀眼。不是陪衬,是相互依靠,然后彼此成长。

先生在相声这条大道上走着,用《桃花源记》中的一句话形容“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中间这十步,先生走得很慢很难,如今看到了光,只愿先生,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先生一腔热忱,余生平安顺遂。(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