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王驾到郭德纲九头案二

摘 要

懵懂人祸累自身 无良贼栽赃善邻,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坑王驾到郭德纲九头案二
日期:十一月 26, 201920:19:02 分类:九头案 评论:发表评论 观看: 159 views 次

故事文字:书接上文,水铺伙计小立本进院儿把桶里的水倒进了水缸,然后吆喝,大爷大奶奶是给现钱呢还是划道(在墙上划一道记下,到期了一块结账),吆喝了几声没人答应,于是凑近门吆喝还是没人答应,进了客厅仍然没人答应,挑开卧室门帘,看到床上睡一女子盖着被,于是问大奶奶划道么?仍然不答应。

这时背后出现一人,一手拎一人头,就把人头分别放在了小立本的水桶里,并喊了一声“谁呀”,把小立本吓一跳,偷偷进了人家屋子并偷看大奶奶,以为被大爷发现了,紧接着一声“滚”,小立本慌不择路,挑着水桶就跑回家了。

这一路慌慌张张也没注意这桶里有东西,到了水铺把俩桶一摞,迷迷瞪瞪的去卧室睡了个回笼觉。水铺掌柜的起床,发现这桶摞的不正,这掌柜有强迫症,打算把桶摞正了,结果发现桶里的人头。怎么办呢?报官?这是现代人的想法,那年代这事报官不是什么好事,麻烦太多还影响生意。

心生一计,隔壁油盐店的掌柜是个山西人,和自己不和,就趁他还没起床,把俩人头用竹竿勾着挂在了油盐店本该挂幌子(招牌)的地方,然后回屋喝茶,等着看热闹了。

油盐店这家也住着两人,老板和二娃子(山西对伙计的称呼),而且这俩还是甥舅关系,二娃子起床开门准备挂幌子,一抬头发现上面挂着仨人头(没写错,就是仨),小孩年轻吓得不轻,慌慌张张叫来了掌柜的。掌柜的也是老江湖,赶紧把人头挑下来拿进了院子(和水铺老板一样,那年代遇到这种事都是想着自己处理)。

俩人把这三人头藏到了后院的醋缸里,二娃子认出了其中一人头是白芍药(寡妇,喜欢勾三搭四)的,另外俩男的有一个有点熟悉,但没认出来。然后掌柜的打发二娃子回山西老家,此时水铺掌柜左等右等门口都没动静,出门查看,抬头发现三颗人头没了。

这也就说明,水铺掌柜知道有三颗人头,因为三颗都是他挂上去了,这第三个人头是谁的呢?正是那刚才睡回笼觉的小立本,没错,让水铺掌柜的给杀了。

这里要解释下水铺掌柜和小立本的关系,他俩不仅是雇佣关系,甚至还算是翁婿关系。这水铺掌柜有一独生女儿,得了癫痫,成年了没人家愿意要,于是找上了这小立本,期初小立本也不愿意,但是说好了以后这掌柜的家产都给他才同意。怎奈成亲那天,这女儿当堂猝死,掌柜的就说这婚事不算数了,你还是当伙计,小立本心里不高兴,我这啥也没得到连个补偿都没有,太玩人了,于是俩人生出了嫌隙。

水铺掌柜看着这俩人头,心里那个恨啊,你小立本诚心给我找麻烦,于是叫醒了小立本,问他钱呢(水钱),小立本才想起刚才从最后一家跑出来,没拿到钱也没划道,掌柜的发火了,你这干的什么活,俩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动起了手来,掌柜的随手抄起了菜板上的菜刀杀死了小立本,趁没人出门把三颗人头挂在了隔壁山西油盐店的挂幌子的地方。

接着说马三这边,马三找了一圈没找到闷二爷,反倒忘记了去敲哪个门,随手一推一家的门,门开了,以为差不多是这家了,于是在院里喊,二哥,里屋传来一声,进来。这马三也没听出来是不是闷二爷的声音,直接进了屋,这屋里比较黑,紧接着,明晃晃的大菜刀贴脸而下,这马三也不是吃素的,也是个经常赌博打架的主,有实战经验,随手抄起了身上别着的攮子(匕首的小名),和杀手打了起来,最终成功杀死了对手,并把头割了下来。

马三提着人头来到了院里,心想我也不能拿它上街,扔哪好呢,看到了墙根的咸菜坛子,打开盖子赫然发现里面还有一人头,正是二哥闷二爷的。

    A+
小岳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