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云雷叙事文连载之三:初见

一个平凡的粉丝 七月 22, 201912:45:00 评论 487 views
摘要

郭德纲属于严师,“打骂出高徒”,一米多高,弱柳扶风的张云雷经常被师父逼站在墙角,背贯口,报菜名,太平歌词。

时间飞逝,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阴暗潮湿让人心痒难受的乌云被风一巴掌赶走了,风吹云散后就是万物复苏。王惠夫人与郭德纲先生喜结连理,不仅仅是感情的结合,更是京韵大鼓和戏剧的碰撞发展。先生近水楼台,跟随王惠夫人住进了郭德纲先生的府邸。

相由心生,这位慈祥和蔼可亲长辈在先生后期的成长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后来的采访和演出视频,先生提到师父永远都是一副小孩子的面色,带着害羞和小骄傲,可想而知,这位长辈在他心中占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私下的先生不太活泼,有点保守和安静内向,说不出来的感恩和爱慕,都在镁光灯下借着采访的名头,发自肺腑的表达出来。

先生常说“师父就是我的偶像,我很崇拜他。但是因为性格原因,不会当面说,师父不喜欢听,我也觉得肉麻”

先生常说“没有师父也就没有我的今天,因为师父的鼓励和支持,在多少道坎节上都挺过来了”先生对情感表达的含蓄倒是有点南方的感觉。

先生的师父所秉承的教育理念还是非常有远见的,师父说“可以没有文凭,但是一定要有文化”。先生辍学后跟随师父学习,年纪小正是爱玩的年龄段,学徒的过程既简单又乏味重复,简单的事情重复做,日复一日,重复的事情认真做,年复一年的。先生没经过几年的文化铺垫,所以认知水平不算高,一切要从头再来。从认字到熟悉再到记忆,这个过程,充满着一切旁人不可捉摸的恐惧与无力,直到如今,我都不能想象,血气方刚的先生是怎样把《大悲咒》唱得如此了然于胸。

师父属于严师,“打骂出高徒”,一米多高,弱柳扶风的先生经常被师父逼站在墙角,背贯口,报菜名,太平歌词。为了练好练精,师父在墙上放一张白纸,背完贯口之后纸上不能湿。后来师父回忆,当时是真的狠下心来了,错一个字给一巴掌。古话常言的“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现在经常说的“你要竭尽全力才能表现的毫不费劲”,此情此景,刻骨铭心。

孩童的时候,是基本价值观和礼义廉耻的形成关键的时刻。师父教育先生,戏比天大,德才兼备方得长久。先生住在师父家里,一切都遵循传统美德的文化,拿别人的东西一定先询,吃东西之前一定先问,他人说话会停下手上的事情,专注看着对方,与人一同进餐,他人起筷后才开始进食,并且食不过三,自己再怎么喜欢的菜肴,三口以后就再也不吃了,咀嚼的时候不会吧唧吧唧的惹人不快类似等等。有师如此,感恩有你。(来自微博用户@一个平凡的粉丝)

一个平凡的粉丝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